北京大案要案侦破纪实 北京发生过的恶性大案

时间:2021-06-16 15:49:54 作者:admin 53882
北京大案要案侦破纪实 北京发生过的恶性大案

想问问大家,有多少人喜欢听大案要案纪实?感受如何?

谢谢邀请!大案要案纪实应该很多人比较喜欢听。因为时过境迁,顾虑的少了,不能讲的也能公开了。所以比较客观真实的再现案件的本来面目。

历史上有哪些大案要案?

建国后北京警方侦破的第一起碎尸案

1979年2月25日,北京至丹东的列车到达丹东,列车员在打扫6号车厢的时候,发现行李架上有一个灰色人造革手提包和一个白色塑料布行李卷

乘务员以为是乘客落下的,就等啊等,可等了很久也没人来认领,伟大领袖毛主席教导我们,捡到东西要上交,于是就把这两件行李拿到了派出所

当民警打开手提包和行李卷后,在场的人都惊呆了,手提包内竟然是一段被肢解的男性尸体,没有头,也没有手。震惊之余,民警立刻把情况上报给了丹东市公安局

经过市局刑侦人员判断,这袋碎尸应该是从北京站被人送上车的,不是在丹东地界发生的,为了寻找破案线索,这袋碎尸被送往了北京

碎尸运到北京后,北京市公安局刑侦部门又一次对碎尸进行了详细检查,发现死者身上穿的灰布长袖衬衫是北京生产的,但只凭这一点还不能证明死者就是在北京被杀,然后被人肢解送上火车的

侦查员们经过案情分析,认为下一步的工作重点就是要查清死者是谁,第一现场在哪里……

侦查员与北京铁路公安分局的同志,分别在北京站对相关工作人员,和乘坐过那趟火车的乘客展开了走访调查

电力职工郭大姐回忆,24日下午4点左右,她在北京站一楼大厅,曾看见一个穿深蓝棉衣的男人夹着一个很沉的塑料布包从电梯上到二层,当时人很多,也没看清此人的面部特征

驻军某部战士小廖向侦查员提供了一个重要情况,24号他从老家探亲回部队坐的是这趟列车,就坐在6号车厢30号

当时车上人很多,行李架上放满了东西,自己带的包都没地方放,我看到对面29号的行李架上放着一个灰色人造革手提包和一个白色塑料行李卷,摆得不太紧,我就想把它们挤一下,腾出点位置把我的包放上面,但挺重挪不动,我心想这是啥玩意,就用手摸了摸,里面的东西软乎乎的,应该可以压,于是我就把自己的行李放到了这袋东西上面,一路上也没见人动过那两个包

到丹东下车时,我取下自己的行李就走了,当时那两个包还在上面。警察拿出照片让他辨认,他一眼就认出,就是这两个包……最终警方认定装着碎尸的袋子就是从北京站上的车

确定了案发地就是在北京后,侦查员把下一步的侦查方向放在了找人上,他们又仔细的检查了装有碎尸的塑料布,发现在血迹的下面,有几个模糊的字迹,仔细清理后发现有772187,77311这两组电话号码,还有一个陈字

侦查员调查后发现,这两个电话是朝阳饮食处双井店的,事不宜迟他们驾车马上就赶了过去

据经理说,这两个电话主要都是内部职工使用,侦查员于是就把重点放在了食品店

经过一番调查,有一个人进入到了警方的视线

陈克浩,曾经是区饮食管理处的保卫干部,因工作不负责作风不正,受到了处分,1973年调到这个店工作,经过对陈克浩的调查,又发现了他的前妻刘敬芝也有重大嫌疑

侦查员对刘敬芝的情况进行了摸排,调查后发现刘敬芝从离婚后一直无业,个人作风十分混乱,家里经常有不同的男人出现

有人反映,这段时间她与一个40多岁的男人来往频繁,这个人经常住在刘敬芝家

知道警方在调查刘敬芝后,又有邻居向警方反映情况,说这刘敬芝平常很懒,可前段时间突然勤快了起来,又是铲墙皮,又是擦地板的,感觉很反常……

经过警方的大量调查,刘敬芝和陈克浩有重大做案嫌疑,刑警队决定立即逮捕这两个人

刘敬芝、陈克浩被捕后,侦查员在刘敬芝家搜出了菜刀,擀面杖等杀人凶器以及包尸体的棉花和死者的棉衣、绒衣等证物

在大量的物证面前,这两个人对所犯下的罪行供认不讳,如实交代整个犯罪过程

刘敬芝交代,她在倒卖布票的时候认识了被害人张跃华,当时见他很有钱,也比自己的男人陈克浩长的帅,就有意的勾引他,没多久他就上钩了……

张跃华到北京就会住在刘敬芝家里,两人趁陈克浩上班时,经常发生不可描述的关系,到后来陈克浩发现了刘敬芝和张跃华的关系的不正常,愤然和刘敬芝离婚

刘礼芝离婚后就和张跃华住在了一起,张跃华赚的钱大都花在了刘敬芝身上。后来张跃华提出要与刘敬芝结婚,刘敬芝当然会拒绝,就是图你钱的,你和我谈感情,切……

张跃华当然不甘心,钱都花你身上了,现在没钱了,你就想甩了我,没门

于是他就经常纠缠刘敬芝,甚至威胁刘敬芝,如果不和自己结婚,那我为你花的钱就得还我,如果不还钱,我就到派出所去告你,你个骗子

听到张跃华说出这话,刘敬芝感到这个人太过于纠缠,有点烦人,不由的就动起了杀机

那段时间,这个陈克浩一直想和刘敬芝复婚,刘就把杀人的想法和陈克浩说了,并表示事情办完,我俩就复婚

鬼迷心窍的陈克浩当即就表示同意,第二天刘敬芝又把侄子刘京生找来帮忙,三人商量妥当后,决定马上动手

第二天中午吃饭时,陈克浩拿着一根擀面杖,趁张跃华在喝酒的时候向他的头部猛击将其打死,然后把尸体藏在刘敬芝的床下,商定过两天再来处理尸体

两天后陈克浩带来灰色手提包,麻绳,白塑料布和刘京生来到刘敬芝家,陈克浩和刘京生在屋里肢解尸体,刘敬芝在屋外放风,尸体肢解后分别用塑料布包好,四肢装入手提包内,躯干伪装成行李卷

当天下午,3人乘车来到北京站,买了站台票进入车站。他们走进第6节车厢,把行李卷和手提包放在了行李架上,然后走出车站就各自回家了……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