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焉本来是幽州刺史,为什么不留下刘备发展势力,还要大老远去益州重新经营?

刘焉是刘焉,刘备是刘备,虽然两人都算是汉室宗亲,但没有任何交集和交情。

刘焉算起来,应该与刘备父亲是同辈人,当刘焉因为汉室宗亲的身份,被举为贤良方正时,刘备才刚刚出生。



刘焉当过不少官,有地方官,如雒阳县令、冀州刺史、南阳郡太守;有京官,如宗正、太常,而唯独没有当过幽州刺史,与刘备没有任何交集。即使刘焉当过幽州刺史,也不会认识刘备,年轻时的刘备毫无名声,刺史相当于一州之长,放在现在就是一个省长级别的官员,一个刺史怎么会认识一个家道没落的汉室后裔呢?

刘焉这个人是一个非常不厚道的汉室宗亲,吃着大汉朝的饭,当着大汉朝的官,却干着为自已图私利的勾当。

宗正和太常本来都是位列九卿的高官,尤其是太常,位列九卿之首,主管宗庙礼仪事项。刘焉因为看到汉朝中央政府腐败落后,各地起义不断,担心自已惹祸上身,就想到地方上去避祸,最初刘焉是想去交州当个交州牧,交州是哪里,当时的不毛之地,现在的两广地区,那里地处偏远,没有太多的战乱,是避世的好地方。



但刘焉不久就改变了主意,只是因为听到了当时的侍中董扶的一句话:京师将乱,益州分野有天子气。意思就是京城将会动乱,而益州这个地方将来会有天子之气。

于是刘焉向汉灵帝提了一个馊主意:恢复州牧,以镇地方。这也成为东汉末年地方军阀势力崛起的起因之一。而正是由于地方势力的崛起,中央势力的消亡,此起彼亡,而导致挟天子以令诸候的事,如雨后春笋一般冒出来。

然后刘焉自请益州牧,以出镇地方。打着为国家谋利的旗号行使割据地方之实,开启了汉末三国军阀割据的先河,如果刘焉的祖宗西汉鲁恭王刘馀泉下有知的话,恐怕不会瞑目。谁也不会想到, 开启汉末军阀割据先河的,居然是刘氏宗亲。



就这样,刘焉就成为汉末三大州牧之一的益州牧,刘焉为什么要去益州经营?原因就是刘焉想当天子,从他去益州之后的一系列行为来看,更加印证了这个说法。

当时的益州刺史郤俭本来就在益州作乱了,贪污腐败,鱼肉百姓,然后又是黄巾军作乱,刘焉就停留在荆州地界,等到郤俭被杀,黄巾被平定后,刘焉才进入益州,先是稳定局势,然后派张鲁攻打汉中郡,拿下汉中后,张鲁在汉中自立了,刘焉更是以此为借口,断绝与中央的联系,割据益州,以东州流民强力镇压益州本土豪强。



刘焉更是在益州建造了天子所用的车架千余辆,准备称帝,这就是刘焉经营益州的最终目的,而且这件事还被荆州牧刘表上表给朝廷,这是什么行为,这是造反,是谋逆。

不过刘焉最终没有得逞,而且刘焉的无心插柳,为之后建立蜀汉政权的刘备打下了基础,刘备夺了刘焉继承人刘璋的益州,而建立了蜀汉政权,刘焉的梦想最终还是被刘备实现了。

刘焉当过冀州刺史,但没有当过幽州刺史。不过,当时还没有天下大乱,地方官权轻,朝官权重,所以他后来被征调到朝廷,先后担任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职务。

灵帝末年,黄巾起义爆发,天下大乱,各地盗贼蜂起。刘焉认为汉朝可能已经没有能力收拾河山,重新振兴了,所以希望找一个地方避乱。所以,他向朝廷建议,刺史权轻,无法调动军队,应该选择有威望的宗室,到地方担任州牧,以加强权力,可以帮助朝廷稳定局势。

所以,朝廷才同意,让刘虞出任幽州牧,刘表出任荆州牧,刘焉一开始想的是去交趾,当交趾牧。因为交趾远离中原,而天下大乱,受到冲击比较严重的必然是中原地区,远离中原的边疆地区是容易稳定的。

但当时的儒学领袖、担任侍中的董扶跟刘焉说,益州有天子气。因为东汉的经学非常发达,所以谶纬也很发达,很多人都懂望气之术,董扶又是当时的儒宗,刘焉本人也是著名儒学大家,所以董扶说益州有天子气,刘焉就相信了。

刚好益州刺史郗俭在益州苛捐杂税比较多,很扰民,在当地官声不好,朝廷想换一个人,刘焉就得到了外放担任益州牧的机会。

从汉朝的官制来说,州牧实际上也没有军权,但是如果州牧带将军衔,就有军权,而朝廷给刘焉的名义是监军使者,益州牧,又封为阳城侯,就既有军权又有行政权了。董扶和太仓令赵韪立刻辞去朝廷的职务,跟刘焉一起入川。

就在这时候,凉州、并州都发生了叛乱,凉州刺史耿鄙和并州刺史张懿都被杀了,凉州的一股叛军流窜进入了益州境内,在益州境内也引发了比较大范围的混乱,本来应当被送回朝廷受审的郗俭也被杀死。

益州从事贾龙组织了一部分军队,击败了叛军,派人迎接刘焉,进入益州。刘焉进入益州后,吸取郗俭的教训,废除扰民的苛政,政策比较宽松,招抚各地的叛乱分子,很快就让益州恢复了秩序。

张鲁的母亲这时候在益州境内,颇有姿色,加上又是天师道宗主,经常往来刘焉家里。所以,刘焉在益州稳定之后,就派张鲁为督义司马,率兵前往汉中,进攻并杀死了汉朝朝廷委任的汉中太守,控制了益州和汉中前往汉朝京城的道路,隔断益州境内与朝廷的联系。

如果说进入益州平定叛乱,稳定地方还是刘焉奉朝廷之命所做的事情,那么派兵进占汉中,就是明显的有割据的野心了。

在占领汉中之后,刘焉又找借口杀死了一些当地的豪强大族,在益州树立个人的威信。董卓派这时候的汉朝司徒赵谦率兵进攻益州,并且联络犍为太守任岐及贾龙起兵,让他们反对刘焉,也被刘焉派兵消灭。这样,刘焉就基本上控制了益州的局势。

随着对益州的控制基本稳定,刘璋的野心越来越膨胀。此时中原因为董卓废立天子,将汉献帝劫持迁往关中,已经秩序大乱。袁绍因为反对董卓废立天子,所以不承认汉献帝,想李幽州牧刘虞为帝。与刘虞同为汉朝宗室且出名更早的刘焉自然也不甘人后。刘焉的野心就越来越明显,在益州造了一些天子才能使用的器物,不臣之心越来越明显。

在荆州的刘表就向汉朝朝廷上奏,告发刘焉有野心。刘表、刘焉和刘虞是当时地方实力派中最有名的级别汉朝宗室。袁绍有立刘虞为帝的意思,刘焉割据荆州,开始做称帝的准备,刘表当然也没闲着。他在稳定了荆州局势之后,也私自郊祀天地,而郊祀天地本来是天子特权,刘表这么做,就已经违反了礼制,暴露了明显的称帝意图。

所以,刘表和刘焉其实都有称帝的意思,刘表这时候上奏揭发刘焉,其实不过是为了给自己找一个进攻刘焉、占领益州的借口而已。

本来刘焉的几个儿子,有三个在朝廷担任职务,刘璋也在其中,带在刘焉身边的,只有小儿子刘瑁。汉献帝得到刘表的告发之后,就让刘璋去劝刘焉,结果刘焉把刘璋也留下来了。

刘焉的儿子刘范在长安,和马腾共谋,串通刘焉,企图起兵袭击李傕,结果被击败,马腾退回凉州,刘范被杀,刘焉的二儿子刘诞死在军中。

刘焉进入益州境内的时候,因为原来的州治所经过兵乱,残破不堪,就将州治所在地迁往绵竹。就在得到刘范、刘诞被杀的消息的时候,绵竹又发生了大面积火灾,他之前准备的天子乘舆等都被烧毁。刘焉只好又将州治迁往成都。不久后,刘焉死去。

刘焉死时,本来有两个儿子,刘瑁和刘璋都在益州,但属下赵韪等人认为刘璋暗弱,易于控制,所以扶植刘璋继位为监军使者,益州牧。之后,刘璋又派赵韪出兵进攻荆州刘表,但赵韪率兵还没离开益州境内,就率兵发动叛乱,回师成都,想取而代之。

汉末大乱的时候,南阳和关中的一些百姓逃亡进入益州境内,有几万人,刘焉进入益州之后,将这些人征兵入伍,也就是东州兵。正是在东州兵的支持下,刘焉才能威服益州。

但是东州兵在当地横行霸道,引起当地人反感,赵韪就利用当地人的反对,才有能力起兵反对刘璋。但东州兵知道这次如果刘璋战败,他们都得死,就拼命死战,击败赵韪的军队,保住了刘璋。

刘璋继位之后,张鲁在汉中也越来越不听刘璋命令,所以刘璋杀了张鲁留在益州的家属,和张鲁结仇。赤壁之战后,刘璋先派张松向曹操归诚,曹操没有给好脸色,张松就转而向刘璋建议,召刘备入川,可以抵御张鲁。结果,刘备入川后,反而夺取了益州。

刘备占领益州后,将刘璋安置在荆州辖区内的秭归,孙权袭杀关羽、夺取荆州后,仍然拜刘璋为益州刺史。刘璋死后,刘璋的儿子刘阐又被孙权拜为益州刺史,安置到交趾和益州接壤的地方后来,刘阐被吴国征召还朝,担任御史中丞。刘璋的另一个儿子刘循一直留在益州,为奉车中郎将。也就是说,刘璋的两个儿子,分别在吴蜀两国为官。

不过,刘璋这种情况在当时非常多。黄权在夷陵之战后被迫投降魏国,一个儿子跟着他在魏国为官,但他还有一个儿子留在蜀国,一直为官。

东汉末年,也就是所谓的三国鼎立。从狭义上讲是指从曹丕篡汉到三分归晋的几十年,从广义上说是指自汉灵帝光和七年(公元184年)的黄巾起义,至吴末帝孙皓投降西晋(公元280年)的一百余年。

三国在中国的历史上是一个能人辈出,猛将如云的时代。

但同时也必须承认,三国也是中国历史上最黑暗的时代,堪称是中国历史上最大的悲剧。期间各地诸侯相互攻伐,致使当时五千九百万的人口,锐减至不足一千万,正如曹操的《蒿里行》所说“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生民百遗一,念之断人肠”。

造成这一恶果的,出自于一个史称"废史立牧"的建议,而这一建议的初衷竟是为了一己之私。

这个建议就是用宗室、重臣为州牧,独揽大权,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及似于唐末的藩镇制度)。汉灵帝在采纳了这一建议之后,很快就造成了军阀割据的恶果。而给汉灵帝提出这一建议的人,无论是在《三国演义》还是在《三国志》之中,都堪称是一个既熟悉又陌生的人,他就是益州刘璋的父亲——刘焉。

在《三国演义》之中,刘焉在第一回《宴桃园豪杰三结义 斩黄巾英雄首立功》里登场。

当时正值东汉末年的黄巾之乱,刘焉任职为幽州太守,正在发榜招募义兵以抗黄巾军。当刘备说出自己的汉室宗亲身份之后,刘焉大喜并认刘备为侄儿, 后官至益州牧。之后的刘焉就再未出现,直到第五十九回《许诸裸衣斗马超 曹操抹书问韩遂》,才提及刘焉已于兴平元年患病疽而死,由其子刘璋袭益州牧之位。

刘焉(?-194年),字君郎,江夏竟陵(今湖北天门)人,汉景帝第四子鲁恭王刘余之后裔。

刘焉最初以汉朝宗室身份,官拜为中郎将、冀州刺史﹑南阳太守登官职。在他目睹了朝纲混乱、王室衰微的状况之后,他向汉灵帝建议:“刺史、太守行贿买官,盘剥百姓,招致众叛亲离。应该挑选那些清廉的朝中要员去担任地方州郡长官,借以镇守安定天下。”随后刘焉以身作则,他本人自请担任交州牧(今越南北部和中部、中国的广西和广东,东汉时期治所在番禺),实际上他就是想跑到天高皇帝远的地方去做土皇帝。

当本来想去交州做土皇帝的刘焉,因为听说益州有天子之气,于是他又向朝廷请求做益州牧。

而汉灵帝也如他所愿,委任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领阳城侯,命其前往益州整饬吏治,但因为益州也遭黄巾军作乱而官道不通,刘焉只能暂驻在荆州东界。不久之后,益州从事贾龙肃清益州的黄巾军,迎接刘焉入主益州,其治所定在绵竹。

刘焉入主益州之后,他极力安抚收容逃跑反叛之人,实行宽容恩惠之政策,其实是他另有图谋。

因为当时正值中原大乱,有无数的流民进入西川,于是刘焉将他们悉数收编,并选其精锐组成了一支“东州兵”。随后这支精锐的“东州兵”便成了刘焉的王牌军,即使是在他死了之后,“东州兵”也一直是西川的精锐之师,刘备的军师“凤雏”庞统庞士元,就是死在了“东州兵”的手中。

后来在十八路诸侯讨董卓之时,刘焉不但拒不出兵,还制造了千余辆天子所用的车具仪仗,意欲称帝,但被一把天降大火烧得一干二净。而他的儿子刘璋,更是不战而降的直接归顺了刘备。

应该说,汉末之乱的主因并不是黄巾起义,也不是董卓篡权,更不是曹操的挟天子以令诸侯,而是刘焉的这个令军阀割据的建议。

刘焉的这个建议最终使诸侯相互攻击,军阀厮杀混战,致使当时五千九百万的人口,锐减至不足一千万。

其中以蜀国为例,到蜀主刘禅投降时,蜀国人口为九十四万余人,戴甲兵士十二万,这也难怪诸葛丞相六出祁山无功,姜维九伐中原而不胜了,仅凭十万人要就统一中原,根本就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正如诸葛丞相在《出师表》中所讲,只能是“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回答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看看东汉末年,幽州的管辖范围,东汉末年,幽州的管辖范围,大致相当于今天的北京市河北北部,辽宁南部和朝鲜西北部。这个范围还是相当大的。
刘焉什么时候当的幽州刺史,史书中并没有记载,但是在做了幽州刺史以后,刘焉还做了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官。也就是说,留言是从幽州到洛阳,又到了朝廷任职的,刘焉到益州,大概是在188年以后,而且刘岩本来并不打算去益州的,而是想去交州,大概是在广西南部,越南北部附近,是他听说益州有王气,所以才去的益州。

刘焉去益州是投机成分,而且他 还依靠自己是宗室,然后才当了益州牧,同时还拉拢的张鲁,这才占据了益州,他只知道益州又王气,但是并不知道,这个王气可能不是自己呢,结果也显示,如果真的有王气,那也是刘备。



而在188年的时候,幽州地方的统治者是刘虞,兴风作浪的还有公孙瓒。
其中刘虞是被政府派过来的幽州牧,主要是应对北方少数民族和叛乱,刘虞和公孙瓒也曾经通力合作。但是在对待百姓这个问题上,两人出现了分歧,关系就恶化!最终公孙瓒消灭了刘虞,那已经是193年的事情了。
我们再来看看刘备在干什么?刘备也因为镇压黄巾起义有功,而被封为安喜县县尉。因为督邮的刁难,刘备还鞭打了督邮,弃官逃跑了。
刘焉194年就死了,刘备此时正在徐州,所以刘备不可能在幽州帮助刘焉!两个人几乎没有交集,就更不可能一起发展势力了。

刘焉本来就是老牌军阀,早期任雒阳令,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等,到了188年已经可以要求朝廷让他出任地方刺史了。而刘备到了191年才任平原县令,二人虽然是宗室,却没有半点交集,又没有从属关系,如何留下刘备发展势力?所以,题主问的是应该是小说里的事了,而且小说中刘焉也不是幽州刺史,而是幽州太守,出自《三国演义第一回》。



当时,张角动乱天下,青,幽,徐,冀,荆,扬,兖,豫等八州都有黄巾军造反。

且说张角一军,前犯幽州界分。幽州太守刘焉,乃江夏竟陵人氏,汉鲁恭王之后也。当时闻得贼兵将至,召校尉邹靖计议。靖曰:“贼兵众,我兵寡,明公宜作速招军应敌。”刘焉然其说,随即出榜招募义兵。

当然,根据幽州的级别应该是州牧一类的主官,不可能是太守才对呀。所以,大飞熊认为,《三国演义》老罗说的幽州不是“大幽州”的概念,应该说的是幽州的州治“蓟城”。由于唐代重新规划,成立了蓟州,原来的蓟城多被直接称为“幽州城”。如此,老罗笔下的刘焉的“幽州太守”就合理了,原来只是郡城的太守,并非州牧一类的大员。后来,一直到了《三国演义第五十九回》,刘焉才又出现,却是为了交待刘璋的背景,“后焉官至益州牧,兴平元年患背疽死。”



小说里,刘焉在幽州招募义兵,才引出了刘关张桃园三结义,以及打造了三把个人专属兵器,双股剑,青龙偃月刀又名“冷艳锯”,丈八蛇矛。然后,三兄弟全副武装,带着五百乡勇来应募,跟着校尉邹靖见到了刘焉。刘备便说起来了宗派,刘焉大喜,认刘备为侄,让他在帐下立功。不久,刘焉接到青州太守龚喜的求援牒文(老罗又弄了一个太守,道理和幽州城一样),就派刘备去青州城解围。所以,刘备到了青州后,因为被卢植赏识,从此就没见过刘焉。因此,刘焉在小说中,只是一个过场而已,甚至不是小说重要人物,就不可能让刘备帮他割据天下。



而且,史书并没有记载刘焉在幽州或者幽州城任过职,这一段显然是老罗让刘焉引出情节,并为刘备皇室身份背书用的。这段时期,主导幽州的是另外一个宗室刘虞,而且他是受到了州郡上下和杂胡,鲜卑人的爱戴。历史上刘焉这边,有割据的想法,是出自他的迷信,听说“益州有天子气”,这才改变去交州任州牧的想法,而来的益州。到任后,刘焉大力打压本土豪族,又让张鲁占据汉中,隔断了朝廷联系,成了半独立的诸侯。再后来,刘焉密谋偷袭长安不成,反失二子,又加上一把大火把他制作的天子乘舆给烧了,于是忧郁而死。

所以,刘焉是有野心的,假如刘备真的碰到刘焉,以刘备的“尿性”,应该不会被刘焉所用,就算用了早晚会闹翻,刘备一样还要逃亡的。

刘焉,汉室宗亲,历任雒阳令﹑冀州刺史﹑南阳太守﹑宗正﹑太常等官,野心极大,可以说是东汉末年军阀割据混战的重要推手之一。

东汉末年天下大乱,经过黄巾之乱的摧毁,东汉皇权衰微,给了各路野心家机会,刘焉就是其中之一。益州天府之国、物阜民丰,是汉高祖刘邦起家的地方;再加上交通不便、远离朝廷,被刘焉当成了谋取大权的安身立命之所。

当时益州刺史郄俭是个大贪官,弄得民不聊生被起义军杀死,这样刘焉看到了机会。为了取得更大的自主权,能让自己独霸益州名正言顺,刘焉向汉灵帝提出了一个贻害无穷的政策“废史立牧”,设立新官职州牧,总览一州军政大权,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名义上是为了安定百姓、镇压叛军,实际上造成了各地割据军阀的形成,州牧权力太大根本不是孱弱的东汉朝廷能控制的。

刘焉上任益州牧后打着朝廷的旗号招降纳叛,打击地方豪强,巩固自身势力,在掌控整个益州后故意让叫张鲁盘踞汉中,截断交通斩杀汉使,使益州几乎处于独立状态。从此中断与中央朝廷的联络。

董卓进京霍乱天下后,刘焉身为当时天下有数的实权汉室宗亲拒不出兵救援皇帝,反而打造天子所用的车架千余辆,欲称帝。要不是刘焉重病突然去世,可能它就会是第一个称帝的汉末诸侯了。

刘焉是汉朝宗室,朝廷对他寄予希望,他本来应该履行拱卫京师的作用,但是他却有一些其他的想法。东汉末年,战乱最先从北方开始,很快就呈席卷之势,难有独善之地。刘焉是江夏人,也就是当时的南方人,也可能也是他偏爱南方的一个原因。

不过最重要的原因是他想要逃难,乱世中,他觉得还是先经营好自己比较好,前往战火较少的地方是他的中心思想。

最开始他想请命去做交址牧,但是听了一个人的说法就改变了主意,这个人叫董扶,他告诉刘焉,益州有天子气,刘焉听后非常开心,因此就做了决定。

刘焉到了益州,颇有自立山头的意思,他派张鲁断绝道路,还把汉使杀了。刘焉称这是因为有贼的缘故,道路无法通行。北方搅成一锅粥,益州相对太平,才得以成为相对的“天府之国”。是时刘焉的三个儿子刘范、刘诞、刘璋在长安跟随献帝,献帝派刘璋去见刘焉,刘焉趁机把他留下。

刘焉、刘范和马腾密谋袭击长安,但事情败露,刘范和刘诞都惨淡收场,再加上益州天灾大火,刘焉受到很大的打击。最后他背疮发作而亡。他的如意算盘也并非尽人意。

刘焉,生年不详,死于194年。

在《三国演义》中,刘焉任幽州刺史,与刘备有所往来,但真实历史上的刘焉是任冀州刺史,后调任宗正,与刘备没什么交集。

188年,东汉朝廷内部斗争极为激烈,大将军何进在世家支持下,架空汉灵帝任命的上军校尉蹇硕而控制大部分首都军队,即将爆发外戚宦官的决战。

刘焉当然怕被波及,对汉灵帝说:

现在很多刺史、郡守卖官鬻爵,盘剥百姓,造成地方不安,中央政府就应该派遣宗亲重臣去安定各州。

刘焉就此建议恢复牧伯制度,因为州刺史只是监察官,地位低下(600石,与普通县令相同),无法控制地方。

急切想脱离险地的刘焉,申请去偏远穷困的交州任牧伯,这让汉灵帝很高兴。可随后刘焉听人说益州有天子气,就行贿太监改请去益州,汉灵帝答应了。

到了益州,刘焉先是依靠本地官员掌握权力再利用外来户的东州集团清理本地世家,最终获得胜利,又唆使张鲁割据汉中隔断益州与中央的交通,自己就有理由不向中央缴纳税金,关门做了土皇帝。

后面我们都知道了,刘焉死后儿子刘璋继承州牧,开了非常不好的恶例。所以,也可以这么来说,东汉割据不是起于别人的,而是刘焉之罪。

但是所谓的天子气呢?

嗯,确实有啊,不过便宜了刘备。

简单来说,刘焉既没当过幽州刺史,也不可能留下刘备,因为他根本就不认识刘备。

刘焉跟刘备一样,是非常偏远的汉室后裔,而且两人的远祖交集在汉景帝,刘焉的祖上鲁恭王刘馀跟刘备的祖上中山靖王刘胜是两兄弟,不过两人很可能就没见过面。

刘备是幽州涿郡涿县人,跟后来割据幽州的公孙瓒是同窗好友,而刘焉一生当过很多官职,如雒阳县令、冀州刺史、南阳郡太守、宗正、太常等,唯独没当过幽州刺史,很可能他压根就没去过幽州,跟刘备相见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再有一个是年龄,刘焉生年不详,但他在汉桓帝延熹三年(160年)因老师去世辞去郎中之职,则此时刘焉至少二十出头,而刘备生于161年,他们可以算作两个辈分的人物。

考虑到刘焉担任过宗正,而宗正的职责是“掌序录王国嫡庶之次,及诸宗室亲属远近,郡国岁因计上宗室名籍。”刘焉可能看到过刘备的名字,但显然不会在意。

刘焉跟刘备没见过的问题解决了,那下一步,刘焉为什么要到益州?

在去益州之前,刘焉是在中央当官的,据《三国志》记载,刘焉“睹灵帝政治衰缺,王室多故”,于是向朝廷建言:““刺史、太守,货赂为官,割剥百姓,以致离叛。可选清名重臣以为牧伯,镇安方夏。

汉灵帝继位之初,朝政也是被外戚掌控,他也是利用宦官夺权的,因此非常信任宦官,宦官专权激起士族反对,朝廷干脆采取党锢屠杀的铁腕政策,导致朝政失序,再加上皇帝卖官鬻爵,朝政腐败,与此同时,黄巾起义爆发,内迁异族屡屡反叛,东汉风雨飘摇。

好不容易把这些乱子处理得差不多了,新的乱子又来了,所以在中平五年(188年),刘焉向汉灵帝提出了上述建议,支持者还不少,汉灵帝也就同意了。

其实刘焉的目的不是为了朝廷,而是为了自己,这么些年下来,他已经看出了朝廷的动荡不安,为了求得安稳,他想出镇一个离都城比较远的地方,天高皇帝远,万事安康。

细看刘焉提出的建议,天下大乱是因为刺史、太守盘剥人民,要选清名重臣,也就是超野公认的重要角色出镇,这两个条件,刘焉自己都符合,他既有清名,又是重臣,可谓州牧的不二人选,所以刘焉很快自请出镇交州。

交州在今天的两广和越南北部,离都城老远了,什么火都烧不到那,而且这么远的距离,中原一乱,交州就将是他刘焉的天下。

不过很快刘焉就改变主意了,因为恰巧益州刺史郤俭盘剥百姓,朝野内外的名声都不好,侍中董扶又跟刘焉说益州有天子之气,刘焉心动不已,又请求出镇益州。

朝廷以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封阳城侯,前往益州逮捕郗俭,整顿吏治。

州牧原本也是不掌军权的,但刘焉还有监军使者的官职,相当于他一个人主管了益州的军事、行政和经济等各方面大权,活脱脱就是个诸侯。

不过诸侯也要到国才行,因为郤俭闹得过火,益州爆发起义,郤俭被起义军杀死,刘焉因为战乱只得停留在荆州。

不久益州从事贾龙组织军队击败起义军,迎刘焉入益州。

刘焉上任后,一方面积极稳定益州,另一方面联合张鲁攻占汉中,并以此为由隔断跟中央的联系,他则模仿公孙度,在益州杀豪强,迅速建立自己的权威。

数年后,刘焉已经稳住了益州,而汉灵帝已然作古,汉少帝都已被废,坐在皇位上的是汉献帝,掌权的则是董卓,袁绍等人也在关东地区忙着抢地盘,天下大乱,刘焉的心思就活泛起来了。

初平二年(191年),刘焉私自造作天子所用的车架,有称帝的意思,不过他三个儿子还在朝中,其中刘璋成功以探视父亲的名义离开都城,到达益州,还在朝中的长子刘范和次子刘诞就在194年被杀,刘焉也在同年去世。

去哪跟刘备没关系,主要是自己想当皇帝

刘焉,字君郎,江夏郡竟陵县人,东汉末年群雄之一。

188年,黄巾起义爆发的第五年,东汉王朝已经是摇摇欲坠,官场的黑暗和腐败让刘焉心生退意,刘焉暗中联系朝廷中的后台请求到偏远的交阯任职,以此来逃避可能发生的国家动乱给自己带来的灾难。

朝廷觉得这个建议很好,采纳了刘焉的建议,从此,朝廷用宗师、重臣为州牧,在地方上任职,职位凌驾于刺史、太守之上,结果,这个建议给三国的历史产生了很大的影响,各地割据势力如火如荼般形成,和刘焉一样,各个割据势力不再受朝廷的控制。

刘焉的建言还没有音讯时,听时任侍中的好友董扶说,京师将要发生动乱,益州那个地方有天子气。

梦想也罢,妄想也罢,总之,听说天子气之后,刘焉就对天子二字有了想法,挥之不去。刘焉便向朝廷上书,要到益州任职。

当时的益州刺史当时的郤俭胡作非为,弄得民不聊生,百姓深受其苦。刘焉的上书传到朝廷的时候恰好郤俭杀害并州刺史张壹和凉州刺史耿鄙的消息也传到了朝廷,朝廷于是任命刘焉为监军使者、益州牧,并封刘焉为阳城侯,让刘焉捉拿郤俭治罪。

刘焉达到目的之后,高高兴兴地前去上任。由于道路不通,刘焉停在荆州东界,派人打探消息。来人告诉刘焉,益州也发展了黄巾军,为首的叫做马相,自称天子,郤俭已经被黄巾军杀死。刘焉只得暂时留在荆州东界,以待时变。

这一日,有一队官兵过来,说是益州从事贾龙派来迎接刘焉的。原来,益州从事贾龙带领几百个家兵并收集官吏百姓,共一千多人,进攻马相的黄巾军,一万余人的黄巾军几天便被贾龙打败,益州得以平静。

刘焉回到益州,表彰了贾龙的英雄和智慧,任命贾龙为校尉,收容安抚反叛的人,号召逃跑的百姓回来,极力实行宽容的惠民政策,但内心却惦记着天子的位子。

“五斗米道”的首领张鲁的母亲很有姿色,因懂得鬼神之道,经常与刘焉家有往来,为了得到美人,刘焉任命张鲁担任督义司马,进攻汉中。张鲁攻下汉中,截断栈道,杀死汉中的太守苏固,从此不再听从刘焉号令,刘焉很愤怒,从此刘张两家结下仇。

刘焉向朝廷汇报,说五斗米教的强盗作乱,让益州与朝廷交通受阻。从此,刘焉不再受朝廷的指挥。贾龙等人知道刘焉的意图,一起攻击刘焉,刘焉得胜,贾龙等反对刘焉的人纷纷被杀。

此时天下已经打乱,朝廷自顾不暇,除了司徒赵谦奉命率军进攻益州,后来无功而返之外,朝廷没有对刘焉采取任何措施。

之后的几年,刘焉招兵买马,扩大自己的军事力量,同时收留南阳、三辅一带的流民。

刘焉的的益州此时嫣然成为了一个地方割据势力,不再受朝廷的管控。

志得意满的刘焉的天子梦越来越近了,191年,刘焉造作天子乘坐的一千多辆,称帝之心显而易见。

可惜的是,194年发生在绵竹的一场大火,让刘焉造作的一千多车辆全部烧毁,两个儿子也被烧死,大火的惊吓、失去亲人的悲痛,对灾祸的担忧,让刘焉无法再承受背上的毒疮,抑郁而死。

可惜了刘焉的天子梦。

刘焉是三国时期最早以州牧身份建立自己的割据势力的人,刘焉的割据势力直到214年刘璋向刘备投降才算终结,持续时间与同时期的其他割据势力比也算是比较长的。

可是,天子可不是谁都可以梦想的,梦想要结合实际,否则就是妄想。